鲁网 > 德州频道 > 文化 > 正文

张家楼惨案:堡垒村变成废墟村

2017-06-13 09:56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抗日战争时期,张家楼是当时茌平县伪二区的大村,全村近千人,地处敌人四面据点包围之中。这些据点的匪军经常出来到附近的村庄抢粮要钱,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

  鲁网德州6月13日讯(记者 沈慧)张家楼烈士陵园位于现聊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广平乡张家楼村前,东西宽约25米,南北长约150米,陵园内青松苍翠欲滴,白杨参天,十分庄严肃穆。陵园北面有红瓦正房5间,门悬一匾,上书“张家楼革命纪念馆”8个仿宋大字。馆内陈列着该村当年守土抗战的刀、矛、枪、棍各种器物和烈士遗物、事迹传记等展品。馆前30米外有纪念碑一座,基部为3级水泥方台,台上设碑座,座上矗立纪念碑。碑呈方柱形,碑身宽1米,高5米,上覆起脊飞檐碑冠。碑身和碑座四面皆镌有碑文,碑身正面碑文是: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张家楼烈士陵园)

  抗日战争时期,张家楼是当时茌平县伪二区的大村,全村近千人,地处敌人四面据点包围之中。这些据点的匪军经常出来到附近的村庄抢粮要钱,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群众对他们恨之入骨。1944年9月11日(农历七月二十四日),县委派县大队副大队长凌林帮助张家楼建立了民兵联防队。联防队队员共300人,大队长张承岗、副大队长张承新、下分三个中队。队员带领村民筑起寨墙,抗击伪顽。二区的伪顽人员经常向伪县长李岐山告状,视张家楼为眼中钉、肉中刺,欲拔之而后快。张家楼联防队的建立,无疑使李岐山如坐针毡,寝食难安。敌人为了消灭这个联防村,就开始制造舆论,说张家楼是“八路村”;伪二区区长田金忠屡次向李岐山告状说张家楼抗拒政府不交各项摊派钱粮,请想办法处置等等。于是李岐山对张家楼联防怀恨在心,开始策划对张家楼的进攻。先是派特务到张家楼内刺探情报,后又实行武装突袭。1944年农历腊月间,李岐山纠集茌平的伪军和治安军2000余人,先后两次攻击张家楼,均被联防队打退。 

  1945年3月30日(农历二月十七日)傍晚,我抗日政府已获悉敌人要血洗张家楼的情报,县长兼县大队长徐效参同志亲自写信,指示张家楼村民迅速撤离该村,不要固守,并派前来联系的张楼民兵王培山迅速将信送回村去,以防事变。但王培山半路上去别的村饮酒未归。上级的指示没有及时送到,致使张家楼遭受到一场残酷的浩劫。惨案后王培山被处决。 

  1945年3月31日(农历二月十八日)凌晨四点,日本鬼子120人、治安等1200人、伪李岐山部路兆月团、姚长贵团、李本岱团、刘玉田团、薛希禅团、绦掌疆团、冯太恒特务团等共计3700余人,包围了张家楼。李岐山调整了部署,大部兵力除按第一天的位置攻击外,聊城来的治安军部署在南面和东南面,全部鬼子、大炮、重机枪和机枪营部署在北面和东北面,伪军部署在西面和西南面,敌指挥所设在村东北徐家村企图从北门进攻,往南围歼张家楼。 

  8点多钟,敌人从四面一起发起进攻,机枪大炮一齐向张家楼疯狂地射击。张家楼联防队员勇猛地进行还击,一时间枪炮齐鸣、杀声震天。日军用重炮向北门开了三炮,炸开了北门。日军、伪军、治安军一齐攻进村里。攻上寨墙的敌人,以密集的火力向村内的群众和房屋扫射,进村的敌人见人就杀,遇柴就点.是房屋就烧。霎那间张家楼火焰四起,狼烟滚滚,村中乱作一团。 

(当年张家楼联防队使用过的土炮)

  村寨被敌人攻破后,我联防队员和人民群众逐巷抵抗,终因寡不抵众,死伤惨重。愤怒的老百姓手持大刀、红缨枪、铁杈、木棍、土枪拼命抵抗,和敌人搅成一团。联防大队长张承岗发现情况紧急,立即组织突围,副大队长张承新带领20多名民兵和群众突围到南门外,全部被敌人的机枪杀害。张同禹、季成申、张先顺三人突出南门后,首先打死了治安军的一个指挥官,带领150多人冲出了敌人的封锁线。守东门的村民全部被日军杀害。王长新和徐奉森因当时子弹打尽,躲在寨墙洞里,日军发现后当即扔进一颗手榴弹将他俩炸死。西门的群众闻讯日军从北门打进来,20多名男女老幼想从西门、南门逃出去,都被敌人枪杀在街道上和胡同里。百姓们面对凶残的敌人,想跑又跑不出去,只好躲藏在旮旯里、夹道里,有的钻到柴垛里、草堆里,有的跳入水(土)井里。 

  9时许,日伪军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联防队员并残杀无辜的百姓。他们见东西就抢,能拿走的就拿走,不能拿的就砸坏,或放火烧掉。见人无论男女老幼一律杀死,发现井里有人就扔手榴弹。整个张家楼完全笼罩在血雨腥风之中。 

  今年83岁的徐奉彦回忆道:我那年10岁,一家人正在屋里坐着吃饭,我的三哥跑进来说:赶紧跑,北门被打坏了!听到这儿,全家人就开始往地洞里跑。但是村里那么多口人,都往地洞里跑,里面挤得满满的,鬼子在洞口架起了机枪,看见一个就杀一个。村民王凯先逃跑时被抓住,一个日伪军说“往肚子上攮一刀”,话音未落,王凯先就被刺刀刺死在洞口。当时,徐奉彦的父亲和两个哥哥都被残忍杀害。想到这里,徐奉彦痛哭流涕。 

  另一位张家楼惨案幸存者张承旺回忆,当年自己20岁,在鬼子打进寨子时第一时间就躲到了麦秸垛里,鬼子挨家挨户的搜查,还用刺刀刺麦秸垛。下午,鬼子发现了躲在麦秸垛里的张承旺,10多个日伪军用刺刀抵住了张承旺的肚子。随后,张承旺和264名村民被押送茌平。半路上,张承旺借口说要上厕所,趁日伪军不注意迅速往外跑,鞋子掉了也不敢停留。他光着脚弯着腰一步没停地跑了20多分钟,去了一个亲戚家避难,过了很久才敢回村。 

(当年的抗日联防队员张承旺回忆自己险些被杀的经历)

  现年91岁的李庆英回忆道,那次惨案中,她的丈夫、公公、小叔子全部参加了抵御日军的战斗。其中,公公腿部中弹后,撤退困难,被追上的日军用刺刀攮死,小叔子中弹牺牲,丈夫出现在她面前时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那一年,公公 30几岁,丈夫20岁,小叔子16岁。一夜之间失去三口人,她的婆婆为此天天痛哭,后来哭瞎了眼睛。李庆英告诉记者,当年伪军在村子里找到了她,其中一个伪军用刀指着她说“这个也该死……”,另外一个伪军看了看她隆起的肚子,说了句“她怀孕了,算了吧……”这才逃过一劫!三个月后,她的儿子出生,成为这一家唯一的后人。 

(张家楼村民张先孝的母亲李庆英回忆丈夫、公公被杀过程)

  这次日伪军制造的“惨案”,给张家楼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共杀害我联防队员和无辜群众333人,打伤271人,被捕群众264人(有8人送往日本做劳工,其中1人死在日本,其余7人日本投降后回国)。全家死绝的11户,只剩1人的11户;烧毁民房2723间,抢走耕牛86头,大车48辆,其他财物不计其数。后有141人被追认为烈士。 

  在张家楼惨案中,张家楼人民英勇抗敌、浴血奋战,不仅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民族英雄气慨,还涌现出来红嫂——吉聘芬。为掩护藏在地瓜窖的十八名群众,她把自己不满周岁的哭叫孩子狠狠地捂在怀里,敌人走后,孩子已经捂死了,吉聘芬用自已孩子的生命换来了十八个人的生命安全。 

  一九五九年在全国民兵大会上,张家楼被誉为“英雄村”。 

                                                 (责任编辑 徐凤)


初审编辑:霍艳英
分享到:
./W020170613367493912820.jpg